松楠榕槿

全职bg(韩文清)清如潭底


01
第一次与韩文清见面,是在2005年的7月。
当时姚文潭读小学三年级,暑假里正痛苦地解着数学题目,背着英文单词,练着毛笔字,弹着古筝,偶尔可以出去打球和看电视,姚文潭就把家里的那些碟片翻来覆去的看,空气中满是燥热的水汽。
7月的某一天晚上,姚文潭被父母打扮得得体,随着他们一同去参加姑妈的婚礼,姑妈的对象是个已经离过婚的中年男人,足足长了她的姑妈九岁,而且那个男人还带着一个孩子,那就是韩文清。
家里的老一辈不是很看好这个婚事,所以这个婚礼邀请的亲戚并不多。等所有人都就座后,婚礼开始了。那时候的婚礼还没有那么多的花样,听着司仪千篇一律的解说,姚文潭有些无聊,就想和坐在她旁边的即将成为她新家人的韩文清聊聊。
不过,要怎么开口呢?这个人从见面到现在都是板着脸的。想着想着,姚文潭拿起桌上的杯子,打算喝点饮料解渴。
“那种饮料是含酒精的,你还不能喝。”姚文潭刚拿起饮料递到嘴边,就听到旁边有人这么对她说,她转头就看到韩文清抿着嘴,手里拿着一听可乐。
“喝这个吧。”韩文清把手中的可乐递给了姚文潭。
“谢……谢,你……很了解饮料嘛,知道它有酒精。”
“还好,这是以前探究课上老师讲的。”
就这样,姚文潭和这个叫韩文清的男孩开始了聊天。
聊着聊着,姚文潭和韩文清渐渐熟了起来,姚文潭又发现自己和这个新家人有蛮多相同相似的地方。
首先,她和他的名字形式很像;其次,两个人在同年同月生的,姚文潭是3月的第一天,韩文清则是在3月末出生的;再者,这两都是喜欢看动漫的人。变形金刚,灌篮高手,海贼王,圣斗士星矢等等都成了这两个刚刚认识的人的话题。
期间,两人的聊天被同桌的大人们打断过几次,但这丝毫不减姚文潭想继续聊下去的兴趣,韩文清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继续板着脸了,偶尔聊到彼此都喜欢的片段,也会笑出声来,是很爽朗的听着很舒服的声音。
婚礼结束了,韩文清到他的父亲与新母亲身边,而姚文潭也得回家了,不过两个人分别前也约好再见的时间,他们决定下次打篮球。
02
再见时是7月中旬,在这之前韩文清已经随他的父亲搬到了新的小区,又转来和姚文潭读同一所学校。
两人约在一个凉爽的下午在社区的公共篮球场里打球,这个公共篮球场有三块打篮球的,两个正常大小的篮球场和一个专门为小孩子设计的篮球场,三个篮球场上本来就有一些青少年在打球,这些人看到姚文潭和韩文清来打球,颇为爱幼的让出了半个球场。
姚文潭和韩文清都是九岁的孩子,但是却都很好胜。虽然只有半场,但他们不打算只是玩玩。两个人一攻一守,规定攻方进了球就换另一个人进攻。这两人好胜的人打起球来,比赛也是强硬的很。
只见韩文清像脱缰的快马尽情地奔跑,潇洒流畅的运球技术让姚文潭有些防不胜防,很快的韩文清拿下一球。
轮到她进攻了,只见姚文潭弯着腰,曲着腿,拍着球,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,直盯着篮球架下的韩文清,向右边做了个假动作,韩文清果然上当了,姚文潭又倏地迅速将手中的球轻轻向上一抛,抛进了球篮中。
看着韩文清有些愕然的表情,姚文潭嘿嘿一笑。两个人就这么你来我往,打到大汗淋漓才各回各家。
这个假期对姚文潭而言是相当充实的。每天下午必与韩文清打球,如果碰到下雨或者太热了,两个人就在室内打乒乓球,老是拼的鱼死网破。
要是到了动漫更新的时候,又一起挤在电视机前看星空卫视的播出。姚文潭练琴的时候,韩文清在一旁听着,假装很懂的样子,有时候玩性大发会瞎点评一番。
可惜,假期很短,九月到了,新的学期开始了。这个对万千学子而言都是讨厌的时候,不过今年,姚文潭很期待,因为她和韩文清一个班。

评论

热度(2)